240万人口的足球城,还抵不上一个范冰冰

  • 时间:
  • 浏览:6

  编者按:2月25日,曾被誉为“延边奇迹”的延边富德俱乐部正式宣告破产,一家长达64年历史的俱乐部就此解散,一时间举国感慨。在中国体育职业化进程中,职业俱乐部因为种种原因而被迫解散的情况屡见不鲜,但因为拖欠税款而导致俱乐部选择破产的,延边富德无疑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的第一个。

  《公司破产法》规定:破产,是指债务人因不能偿债或者资不抵债时,由债权人或债务人诉请法院宣告破产并依破产程序偿还债务的一种法律制度。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选择破产都是各方都很无奈、资产损失最严重、最没有办法时的办法。从这个意义出发,延边富德此番的破产不仅是延边足球发展史的一个惨痛教训,同时也给长期亏损、迟迟无法找到盈利模式的中国职业体育敲响了警钟。所有人都应该意识到,当前只会一味强调疯狂烧钱和准入制度的中国职业体育其实还欠缺一套科学合理的退出机制。

  在中国足球历史上,很多俱乐部被解散往往是因为拖欠球员的天价薪水,而延边富德并不欠薪,而是欠税。此番压垮延边富德的欠税总额为2.4亿元,而俱乐部选择破产的唯一“好处”就是在履行破产程序后可以被免除未能清偿的债务。事实上,在疯狂烧钱的中国足坛,2.4亿元这一金额并不算特别夸张。当范冰冰一个人就可以筹款8亿元偿还税款时,为何堂堂一个拥有210万人口的延边州却只能坐视最爱的足球旗帜生生破产?

  坊间传言,其实曾有财团在对俱乐部尽调后愿意接盘,可为什么延边富德最终仍是选择下下策的破产?一度传出两大股东延边州体育局和富德集团已经就俱乐部不破产达成了相关协议,为何最终双方仍选择鱼死网破?双方的分歧究竟在哪?在这其中,中国职业体育俱乐部产权不清、权责不清的死穴也再度曝光。而在未来,让人魂牵梦绕延边足球又该走向何方?是否在未来有望“复活”?面对延边富德的破产迷雾,体育大生意特邀熟知延边富德破产始末的当地体育资深人士撰文予以解读。

  今年吉林延边的冬天根本不能叫做严格意义上的冬天,因为零下20度的天气都没超过10天。可对于延边足球来说,这却是史上最凛冽的一个严冬。2019年1月7日,延边州体育局第一次向外界公布俱乐部欠税的事实并暗示俱乐部不排除破产的可能性后,延边足球顿时寒风凛冽。

  此后,作为俱乐部的两大股东,持股70%的富德和持股30%的延边州体育运动管理中心曾多次进行谈判,试图找到解决拖欠2.4亿元税款的办法。1月15日,双方曾经达成过一致并专门为此签订保密协议。而当俱乐部平安度过2019年春节之后,球队也安心去了韩国冬训,有球迷在论坛内留言——冬天过去了,春天已经来了,可他们忘了还有倒春寒。

  2月25日在最后一次谈判破裂之后,延边富德最终走向了破产。这个拥有64年历史、从1995年继承吉林省足球队基因、曾在2015年冲超成功而被誉为“延边奇迹”的传奇球队,就这样以一种非常狼狈且没有赢家的方式退出了历史舞台。在延边足球穷字当头的现实下,外人眼里的“延边奇迹”在吉林本地人眼中却是灭顶之灾的前兆。一位延边足球资深记者甚至发出了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喟叹:“如果不去打两年中超,或许延边足球还有救!”延边足球究竟是如何走到破产这步田地的呢?

  延边足球等于贫穷的代名词

  上网搜索“延边足球 钱”这个关键词时,你可以找到很多答案。延边足球可以说是中国足坛最差钱的俱乐部,没有之一。

  一位去过位于延吉市老公新检车线,也就是延边州体育局院内的俱乐部老楼的记者回忆——那时一座七十年代建的三层小楼,内部尽管整洁,但从每个房间的老式防盗门可以看出历史的沧桑感。每个楼层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更说明了建筑的落伍。从1994年到2014年,延边足球的大本营就是这里。当年的“崔殷泽奇迹”、“巨人杀手”等关于延边足球的著名典故都出现在这里。

  2013年,因为俱乐部差钱,长春一个叫崔玉龙的球迷还呼吁球迷为延边队捐款。源头竟是吉林当地媒体《新文化报》报道的一件事——因传真机年代久远,传给中国足协的文件总是不清晰的。

  中国足球职业化多年了,可延边足球俱乐部一直都是延边州体育局下设的一个部门。一线队是延边队,二三线队是延边州体校。因为没有市场化运作,或者说是没有企业真正愿意进入,延边职业足球一直是挂羊头卖狗肉般的存在。

  2014年球队从中甲降级后,经过引荐进入延边足球的富德集团,算是为延边足球打开一扇窗。当时参与谈判的人士介绍过这样一个细节,延边派人到深圳根本就见不到富德老板,其实后来也没见到,富德就答应赞助延边队了。当延边队希望提出给富德冠名时,富德给予了婉拒。其大意是,我们不需要一个中乙的平台宣传,赞助延边纯属公益性质。彼时的富德是以一个慷慨慈善的大富豪的身份出现在延边的,但谁都没想到2017年之后延边足球俱乐部却最终走向了破产之路。

  “富德”是谁?当时吉林媒体都难以百度到什么信息,只知道他们很有钱。在2015年7月,富德和延边州在长春签约,富德出资8000万支持延边足球,5000万用于青训,3000万用于职业足球。富德集团在介入足球后才被更多人熟知,以保险为主业的他们成为中国保险业黑马,一度成为中国第三大的保险集团。同时富德的投资也非常多,例如影视。今年贺岁档《流浪地球》的出品方是北京文化,富德是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导演郭帆的电影工作室,富德也入股其中。

  富德怎么变成了“负德”?

  2015年,因为陕西五洲购买日之泉中甲参赛资格后,并未解决日之泉欠薪问题,延边队起死回生。结果在朴泰夏的率领下冲超成功,当年延边队冲超一年就花了3800万,这几乎是中国足球最低的冲超成本。

  到了中超,延边足球必须要有实力的企业来支撑。延边反面和富德展开了全面谈判,可富德方面希望球队迁往富德的总部深圳,不然不签约。据当时参与谈判的人士回忆,见不到富德老板,他们就只能在总部一楼等。

  最终,富德被延边的诚意感动,也觉得吉林或者说是延边也是他们保险业务发展的重点区域之一,所以在2015年12月30日签署协议成立股份制俱乐部。富德产险出资70%,延边体育运动管理中心占股30%,双方成立俱乐部,注册资金一亿人民币。其中,按照股份富德出资的7000万马上到账,可是延边方面的3000万直到现在也没有到账。从一开始,俱乐部的产权不清晰和权责不明晰就给双方日后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2016年3月,正当延边富德队在上海准备中超揭幕战时,有传言称,富德的老板张峻因为涉嫌案件协助调查。不过,富德的业务是正常开展的,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由于一直没有正式消息,俱乐部还是在虹口足球场给张峻定了包间。可直到俱乐部破产,老板也没有亲自到现场看过球队的比赛。赛季结束,富德共投入人民币1.7亿元。

  随后,问题在2017年出现了,按照国家相关规定,“险资”不能投入到足球俱乐部中,富德以此为由开始紧缩银根。当时就有人反驳富德:“同属保险行业的中国平安怎么就可以冠名中超呢?”异议可以有,但富德的钱终究不再向延边足球注资。

  必须指出的是,在富德介入足球之后,他们的品牌价值提升很快。以往在东北几乎没有知道的富德保险,以吉林省为例,富德的保险业务是以140%的速度在高速攀升。所以,富德赞助延边足球在一定程度上对其集团业务而言也是一步绝妙好棋。

  延边足球不敌范冰冰

  在中国足球数十年的历史上,中国足协曾经公开表扬过哪个中超俱乐部吗?恐怕这种情况的罕见程度比国足在大赛中赢球还少见,但延边富德正是极少数被足协公开表扬过的俱乐部之一。在2017年的足协通气会上,时任中超公司董事长马成全就曾公开表扬过延边富德。因为他们比赛净时最长(2016和2017赛季都是如此)。当时他们被媒体称之为中超的“一股清流”!

  为何?因为延边球队国内球员不敢“卧草”,以及不敢和主裁判争执。延边球员从小就被灌输的“拼搏精神”,倒地后必须尽快爬起来,否则会遭到本队教练的责骂。在吉林本土球迷严重,延边富德的球员对于主裁判的判罚显得过于逆来顺受了,他们太老实了,即使是和同省另一支球队长春亚泰的球员相比,也显得过于忠厚老实。

  在2017赛季长春亚泰客场对阵天津泰达的比赛,主裁判傅明判罚了一个点球。不过,亚泰球员拒绝执行,而是和裁判员申诉。尽管裁判要求按照他的判罚决定,可亚泰球员继续申诉,最后和助理裁判确认,点球判罚被取消了。

  在延边富德客场对阵河南建业的比赛中,主裁判顾春含面对河南外援戈麦斯一个类似艺术体操球操的一个手球动作居然视而不见。延边球员只是举手示意了一下,见裁判员没有表示就继续进行比赛了。同是一个省的两支球队完全是两种性格。

  中超时代的延边富德被外界视为一股清流,但在很多延边当地人眼中,就是这两年的中超经历一步步拖垮了延边队。进入中超后,延边球员的薪水开始成倍增长。打中甲时,延边富德的最高月薪球员为守门员的10万元/月,一般的替补球员月薪只有2万元/月。外援斯蒂夫的工资就可以说明情况,在中甲时,斯蒂夫的工资是6万美元/年,可到了中超他的工资达到了80万美金,第二次涨薪时更达到了120万美金。

  球员的工资高,达到了45%的纳税标准,也就是说发了多少工资就需要缴纳多少税款。2016赛季延边富德实际上可以交得起,但选择了拖欠,因为其他俱乐部就都是这么干的。中超球队固然烧得起天价球星的薪水,但亏损严重的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在亏损状态下还应该再缴纳巨额税款。而当2017赛季老板不投资时,延边富德俱乐部也就没有能力再交税了,所以产生了拖欠。

  当时,很多人都有这样的错误想法,税款是不是政府方面可以出面帮忙予以免除?如今的结果就是。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延边,让他们背负2.4亿的税是万万做不到的。公开资料,2015年延边的税收总额仅仅为49.6亿,所以面对这个2.4亿的税款没有人敢讲什么情面。范冰冰一人就可以筹款8亿元补缴税款,可堂堂一个拥有超过210万人口的延边却眼睁睁地看着2.4亿的税款彻底难死了延边足球。

  大小股东的零和博弈

  针对如何偿还税款,延边富德的大小股东曾进行过多次谈判,不过从2017年就已经不再给俱乐部注资的富德在多数情况下都没有表态要还税。在1月7日的媒体通报会上,延边州体育局有关人士透露,最开始要求按照双方股本的比例(7:3)进行负担,此后延边做出让步,让富德负担一半,最后延边方面的底牌是你们还5000万,可是富德还是不同意。

  1月15日,富德最高层最后一次到延边来进行了会谈,传闻双方曾经达成过一致,延边方面希望能够引入其他财团,但最终因为延边和富德之间矛盾重重,迟迟无法就富德的退出方式达成一致意见,最终双方选择了鱼死网破式的破产方式。

  过往,作为大股东的富德在俱乐部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作为小股东的延边州体育局基本插不上手。但随着2017年富德不再为俱乐部投资,小股东自己同样无力进行投入,在这种情况下,延边方面希望富德能够离场。为此,小股东联系了不少企业接手,其中就有收购了荷兰海牙的北京合力万盛。

  为了拯救延边足球,延边方面曾两次进驻俱乐部进行资产调查。事实上,小股东一度找到了一家企业来入主延边足球。不过,这家企业需要富德方面出具无其他负债的证明,但对退出机制并不满意的富德并不愿意出具这一证明。为此,这家企业最终错失与延边足球牵手。

  长期以来,中国职业体育在职业化过程中最重视的就是如何规范准入机制。但其实,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中国职业体育最欠缺的其实是退出机制,准入制度和退出机制应该相伴而生,互为补充。尤其是在中国职业体育普遍亏损的客观大环境下,设计出一个科学健康合理的退出机制是当务之急。

  除了欠缺退出机制外,富德和延边州体育局的沟通不畅也是俱乐部最终被迫选择破产的关键原因。有内部人士评价道:“双方关系本来就不好,怎么还能继续合作?在已经接近公开撕破脸的情况下,双方怎么可能好好协商解决问题?能坐下来说话就已经不错了!”

  2月25日上午,在中国足协相关人士的见证下,俱乐部大、小股东以及相关部门在一起进行了最后的磋商,但依旧没有解决实质问题。最终磋商的结果就是,富德俱乐部将正式走破产程序。

  破产之后到底怎么办?

  2月25日上午9点半,各方在延边州政府开始了最后的磋商。一个小时后达成协议——延边富德俱乐部将正式进行破产程序,首先是向法院申请破产。随后,俱乐部各个部门工作人员被告知,暂时需要留守俱乐部,尤其是行政和财务人员要按照原来的作息继续上班。

  上午11时,俱乐部副总经理李哲向正在韩国蔚山训练继续的球员们宣布俱乐部破产,球队解散,球员将恢复自由身,原定25日下午进行的训练也将不再进行。俱乐部现在积极联系改签原本28日傍晚从韩国飞回国内的航班。

  破产之后,所有签署了职业合同的球员将全部变为自由身,球员也可以联系球队。2月28日原本中国足协规定的冬窗转会截止日,考虑到延边富德球员的特殊情况,中国足协已经将他们的转会截止时间延至本周日,不过,这对于延边球员来说仍然非常艰难。

  即使没了饭碗,但延边球员还是表达了对于俱乐部的感谢。来自大连的中后卫王鹏发了一个朋友圈——讲不出再见,遇到你很荣幸,感谢拥有过!你永远是我心中最香艳的那一抹红,愿一切安好,有缘再见。

  作为足球之乡,延边方面敢于断然放弃延边富德这一足球名片,在一些内部人士看来,还有一个间接原因,那就是延边足球还有另外一面旗帜——本地企业家金学建投资的中乙球队“延边北国队”。失去了延边富德,延边老百姓还是有比赛可看,延边足球并非全无退路。

  2018年延边北国第一年征战中乙,虽然北国的比赛平均下来赛季也就是几百名观众,但在股东层面,某种程度来看,延边州体育局对于延边北国的上心程度上是高于延边富德的。所以,从这一层面来看,未来延边的足球之火并不会彻底熄灭,只是可能需要以另一种方式传承罢了。